一系列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件作为溥仪的生活环境

溥仪从来没有开心过,至少在电影里是这样展现的。他也有过政治理想,他也有过替自己的满洲国和满洲国人民夺回国家的热情。可是从一开始他便注定了是一个傀儡,是慈禧用来美饰清朝尚存的棋子,是日本军用来进军亚洲的傀儡皇帝。
当战犯看守所所长指纹溥仪为什么承认了所有的指控,溥仪问道“你救我,不就是利用我的么?”那种深入内心的绝望和孤独,真的是会让人心痛的。
至少导演让我感到了他内心对于溥仪这个人物深深的同情。
一系列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件作为溥仪的生活环境得到表现,从不刻意美化所谓宫廷的繁华富丽。他这一生都活在阴谋里。无上的皇家荣耀,不过让他成为了任由局势拜拜的华饰罢了。

从来都不知道一个人的命运可以像他那样曲折,而他,一直都是命运的玩偶,直至暮年,才有了重生的机会,看其一生,仿佛自己也历尽了沧桑,心里竟然涌上了阵阵的愁绪…… 看着影片里面的角色叽里咕噜的用英语讲述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故事,也许那些故事已经泛黄,但是没想到被拍出来却又是如此的震撼,震撼于一个外国人竟然可以如此深刻的剖析一个中国的角色,对于一个人物的把握可以如此的到位。细细品味,不难发现,导演贝托鲁奇对溥仪是充满同情的,但他的同情是艺术化的,是基于对人性的深刻了解,这部影片并没有过多的涉及政治的解读,而更多的是对人性的解剖,贝托鲁奇曾经说:“这些人物虽是可憎的,但他们也是世界的一部分。我并不谅解他,可他们也是命运之神的玩物。所以,任何人都不过是历史的牺牲品。” 165分钟内不断闪回叙述了溥仪61年的人生,其实更多是叙述了中国那61年动荡的时代,以及那个时代下的所有人。西方人眼中的中国似乎显得更清晰些。要说艺术原于生活且高于生活,《末代皇帝》是一典范。贝托鲁奇版《末代皇帝》可能和“史实”和“传说”都无关,他眼中的溥仪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无法摆脱被囚禁命运的生命个体,成份复杂、面目模糊的一个可以和观众进行心灵沟通的人。 童年时候,他想做个快乐的孩子,人们却强迫他坐在皇位上,从此与骨肉亲情绝缘。少年时候,他想做个真正的皇帝,却只是成为一个符号象征,豪情壮志成为一江春水。青年时候,他想创立一个国家,变革中却被敌人蒙骗成为傀儡,沦成为民族的罪人。中年之后,他以为自己是个罪犯,以为难逃一死而割脉,却柳暗花明重获自由。一次又一次,他被命运戏弄,身不由己。溥仪曾经讲过一句话,我这一生啊就是高墙,在宫内,一生下来是王府,三岁就进宫当皇帝,一眼看到的就是高墙,紫禁城的高墙。但是紫禁城的高墙,仅仅束缚了溥仪的身体自由,可是腐朽的不合时宜的皇权意识却筑起围困他一生的高墙。正是这种自我围困,使得溥仪答应日本人去做满洲国的傀儡皇帝,成为民族罪人。这样的自我围困,不仅没有满足溥仪做皇帝的意淫,更摧毁了溥仪作为普通人的幸福生活。溥仪的一生,是自我囚徒的一生。但是,他的身不由己没有被大家所看到。国人总是喜欢用一种鄙夷的眼神去看待溥仪,冠在他身上的名字很多,却没有一个是好的,“卖国贼”“傀儡”“汉奸”“民族耻辱”…可是有谁真的去了解这个末代皇帝的身不由己,高高的围墙横在他的周围,造成了他的无知,也造就了他的悲剧,身为“囚徒”,他的雄心壮志也被那高高的墙壁渐渐的磨平,直至什么都没有了…摆脱了一身的束缚,最终脱离了“囚徒”的身份,虽成为一介平民,但是却拥有了心灵的宁静,这或许才是他最想要的吧。 “……溥仪已成为历史,他象征着一种观念,即通过教育,-个人能得到彻底改变。” 贝尔托鲁齐曾说。是的,在那个红色风暴的社会,连交通也变成了绿灯停红灯行,改造溥仪的共产党人最终同样被共产党人“改造”着,一切都逃不过历史的变迁,一切都是历史的一个轮回。 在这部电影中,溥仪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他是难以诠释的符号,提醒我们——每个人都是命运的傀儡,历史的玩物。贝托鲁齐身为一个艺术家,凭藉自己的良心和真诚呈现给大家一个最生活化得溥仪,虽不能完全有助于我们去深刻理解溥仪这个在中国显赫一时的政治人物,但至少给予了我们某种启迪,溥仪的一生无疑是悲剧性的。贝托鲁齐从艺术的角度窥见的那个溥仪与现实中真实的溥仪虽然有一定的距离,但溥仪的一生却是同中国动乱的命运紧密联结在一起的。溥仪从政治傀儡被改造人后,亲眼目睹过去那些改造他的人如今被视为"牛鬼蛇神"从人的地位上驱赶下来,这是历史对人的命运的一次嘲弄。 无奈,尴尬,落寞,凄惨,悲凉,讽刺,可怜的难以称其为壮志难酬的理想,简单的逃离梦想却在出了囚笼又进监狱中破灭。我能体会到的所有悲剧性的字眼几乎一涌而出,一个人生的传记却如一只被囚禁的孤鸟一样,而且是如此大的喜剧,闹剧,黑色幽默剧,悲剧在那个激荡碰撞的年代构制的精雕细琢的巨大樊笼,那么那只鸟他能承受得了吗?? 末代皇帝这只囚鸟承受的过程就是这个故事最大的看点,如果说同情弱者是人类的天性,当人类认为一个竞争对象失去了抗衡的能力,并逐渐失去了被批判,被轻视的价值,影片以在抚顺劳改所的溥仪不断回忆的交替叙事方式,落日余晖下的紫禁城内大红大黄的恢宏宫殿及斑驳的芜草杂苔所渲染的败落氛围,冬日阴暗压抑的劳改所呼气成霜的沉重感,冷暖色调交替,两个时期的溥仪却一直沦为囚犯,或许这是他一出生就注定的沦落。 影片开始不久小溥仪被垂死的慈禧招入紫禁城宫中,阴暗的殿中,泥塑的罗汉和泥塑般的臣子,嫔妃,嬷嬷,太监,正中央是濒死的慈禧,丑陋的褶皱,阴阳怪气的声音,妖魅化的形象,让我感觉溥仪来的这地方从一开始便是恐怖的。小溥仪就在这个环境下被授予万年皇帝,旋即慈禧口含黑珍珠结束了淫乱的一生,真龙之身在体载沣也马上下跪,可这时的溥仪只有一句话" 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 逐渐他接受了自己已是至高无上的皇帝的事实,他被告知能任意做一切事情,但是年幼的溥仪在浴盆中欣喜异常,他得到的伊始也就离失去一切不远了。他的奶妈给他睡前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一棵大树和一阵风,树倒了,猴子就都散了。看到这想导演还真是有手段,这不就是中国”树倒猢狲散“的道理吗,大树将倾,倒下的猴子们即使是猴王也是顾不得的,封建王朝即将覆灭皇帝的处境不言而喻。喊着自己是天之子的他不知道其实自己真正的只做了短短3年的皇帝。 至此他开始了逐渐丢失的人生,成年后的他被迫与感情至深的奶妈分离甚至都没有道别的机会,谁说他可以为所欲为他知道连自己的奶妈他都无法留住,他哭着说" 她不是我的奶妈,是我的蝴蝶" 。接下来他又被告知自己并不是唯一的天子,在紫禁城外已经经历了风风火火的革命,有更大的窃国大盗与他分享了这至高无上的称号,他开始恐慌让手下的太监喝掉墨水,以证明自己的权力威力,可除了这样他还有什么权力呢?他被自欺欺人的告知" 在紫禁城里你永远是皇帝,但在外面不是,外面是个民国,还有个总统" 。 在与他的外国教师庄士敦的对话中,庄说道" 为什么措词重要。如果你不能说出你的本 意,皇上,那你就不会说话算数了。一个绅士应该永远说话算数" 。而溥仪的回答是" 朕不是绅士,朕被禁止说心里话,他们常告诉朕该说些什么" 。听到这里真是无尽的悲凉与同情。 成年后的溥仪图强改革整顿宫廷却被贼臣愚弄欺骗,直到后来被军队逼迫退位正式离开紫禁城,迎接他的是士兵们的欢呼和炫耀功德旗帜,他带着墨镜默默走出宫门,我看不出他的失望与痛苦,感觉溥仪一生的感情都是隐忍的,我会替他失落,我无法不同情他!皇宫外面并不是他想私奔出去的欧洲,到了满洲日本人的领地他更加失去了权利,他被迫作秀,又被儿戏般撤掉帝号,他先后失去了两个妃子,文绣是主动提出离婚,婉容是为他带了顶绿帽子,这个结果即使是对平常人也是莫大的侮辱啊!电影最后,溥仪独自登上太和殿,告诉在故宫门卫的儿子说:“我是中国的皇帝”。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从宝座的座垫下掏出了50年前从陈宝琛那里取来的蝈蝈笼子。在红红的夕照下,一只蝈蝈从笼子里爬了出来,这个活生生的历史见证者就这样震撼了每一个人的心灵。看到这,总有一种淡淡的哀愁,继而就释怀了,导演独具匠心在此设立了一个隐喻,目的就是想告诉大家,溥仪就是那只蝈蝈,本该在原野里,却被圈养在笼子里。蝈蝈是人的玩物,而溥仪是历史的玩物。历史是很玄妙的东西,我们在门内,时间在门外流过,不留任何痕迹。 我们一直在向门外张望,希望能看到永恒,结果,什么都无法预知。 我们只是在盲目的行走,无法主宰什么悲伤的话说了那么多电影结尾依然精彩意味深长,年迈的溥仪走入了太和殿,傍晚的柔光镀在金銮殿上,溥仪的脑海中浮现的应该是从前的温暖的回忆吧,他蹒跚的想跨过围栏在龙椅上坐上一坐,这时他被一个小红领巾阻止住。多巧妙地设计,在影片的结尾,封建社会的最后一个皇帝与新社会戴红领巾的儿童相遇,是一个象征的死亡与另一个象征的希望吗?慈祥的溥仪从龙床后拿出了那个装蟋蟀的木盒,红领巾打开木盒发现蟋蟀还在,但转眼间溥仪已经不见了。这里显而易见是个象征性的手法,蟋蟀被放出来而溥仪已经被新的时代所埋葬了。不同的人有其不同的生命历程,或悲或幸,电影中溥仪的人生,更像是戏剧般的人生。 再从清朝末期的中国来看,当时土地的高度集中,清代封建地主阶级对农民剥削的加强,首先表现在他们对土地的大量掠夺上。满族贵族不仅在入关之初大量圈占土地,以后更倚仗其权势继续抢占民田。汉族大官僚和一般地主也都竞相兼并土地。残酷的地租 清代货币地租虽有发展,但总的还是以实物地租为主。 繁重的赋役清朝封建政府对农民进行的赋役剥削,也越来越重。官僚统治机构日益腐朽,大小官僚结党营私,互相倾轧,贪污腐化,贿赂公行。在整个宦海中,更是上下攀援,互相庇护。下级官吏取媚于督抚以为靠山,督抚拉拢京官以为奥援,而在京部院大臣则务求“迎合上意”以固权邀宠。全国上下形成了一个贪污行贿网。这样的一个时期,这样的一个形势,最终导致了一个虚幻的大国倒下了。

 

演员演得很好,尊龙那张气宇轩昂的脸正是符合了皇帝的气场,而目光里游离不定的不安、恐惧和没有底气的骄傲,才是溥仪真正内心的体现。

 

在豆瓣上选了这张海报贴上来,3岁之前,溥仪还算是一个完整的有个人思考的人。可是三岁那年,在大殿里看到摊在宝座上如同鬼魅的慈禧,接受了自己父亲的礼拜了之后,溥仪便再也失去了一切的自由。
看到一句话,说溥仪是当时的中国,最没有管教、也最孤独的孩子。
“门”的意象出现了很多次也是分明显的带着整个的情节的流动。
几句“Open the door”里,溥仪失去了阿嬷,失去了从三岁便失去过一次的母亲,失去了婉容。
真的是常人难以理解的孤独。

溥仪的后半生,不可避免的提及那个年代。油头粉面、大腹便便的管教干部,疯狂的忠字舞,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这些东西在我们的电影中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因此看到此处,心中仍不免惴惴。

看到后来,溥仪每笑一次,我都会心痛一次。
觉得这部片子和大明宫词一样,从不刻意美化所谓宫廷的繁华富丽,这却让我觉得更加真实。古代的照明除了日光,烛光,最多也就是纵火了。
那时候的宫廷应当是阴暗的, 尤其是夜里。石板的地面也应当是不平的。没有那么多华丽的工艺。人们的面容也并不是那么精致,妃子的脸上就该是有明显的粉墙和眼线。
这才是真的宫廷,才是真的紫禁城。
皇帝的衣服富丽,却暗淡,正如这整一个宫廷,就是一场尚待磨灭的梦。
导演的自然光的选择,真的是令人感动。

导演对于光影的运用,已经趋于化境。影片几乎全部采用自然光,大量运用广角拍摄。导演在开始就用幕布把拍摄现场扯起来,获得了一种暗沉压抑的光线,来表现慈禧驾崩时溥仪登第这段历史的沉重,一个单纯的小孩子就这样被推上了历史的舞台,注定一生不受自己掌控。贝托鲁奇说:“在紫禁城,溥仪从未获得过阳光的直照,他总是处在阴影中。在这段生活中,他在思想上始终同外界隔绝的,稍后,当他从老师庄斯敦那儿学到的东西愈多,我们就愈来愈多地感到阳光照着他了。光与影的博斗也就逐渐展开了,就像意识和无意识在你身上展开了搏斗一样。在满洲国那部分故事中,当他被日本人充当傀儡皇帝,而他自己也梦想着重返自己的帝国时,阴影几乎又笼罩了整个画面,就像又回到了他童年时代一样,后来,在监狱中,他回想自己的一生。愈是他懂得许多事情时,光和影也愈来愈趋向平衡,他应该在光和影完美无缺的平衡中,在平稳的色调中了结你的一生。我只希望能够实现这一设想。”在这里,光象征着开放、欢乐,而影象征着封闭、忧郁。影片的52分钟,溥仪的外国教书先生给了他一辆自行车,告诉他 ,要抬起头,向前看,那些在宫廷里的小孩子把戏没有未来。溥仪骑着这辆单车在厚重的皇城里,大臣告诉他他的生母死了,他说他要见他和皇帝,他骑着单车从暗红的宫墙这边到了那边,好像那一条路都是一样,都是压抑的暗红色,都是没有尽头的皇城。他骑着单车擦着眼泪,想念自己许久未曾见到的生母,或许这一刻他想到了自己的孤独,想到了自己的在这个皇城里的能力是多么卑微,他停下车在大门口张望,外面的世界是喧闹的,生气的,他好像一个懵懂的孩子充满欣喜的眼神看着外面。想着自己就可以出去。守城门的兵士开始很懒散,看见他来了都慌张的站成纵队,向他行李,当发现他有出去的念头的时候,守门的总管急忙要兵士关山了城门,“快关门”暗红的城门就在他的面前合上,外面的世界又彻底和他断了联系不管他如何呼喊,如何说“open the door”都没有人回去回应他,我们在画面里可以看到,阳光随着宫门的关闭也从溥仪的脸上慢慢的失去了,他的脸上又重新被黑暗覆盖,从这里光影的变化我们可以了解:溥仪,他没有自由,没有亲情,没有真正的权利,这一刻,我们明白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傀儡。他看似是一个帝王,看似握有掌握中国,改变中国的权利,其实都是表面。从这次事件中,他也了解到,自己不可能改变中国,自己有这个心,也没有实现的可能,他只是活在宫闱里一个没有权利的帝王,他什么都做不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耍小孩子脾气把自己喜欢的宠物摔死在厚重的城门上。他心里夜袭想,自己没有自由,没有能够追求到的东西,那留着他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死去。

我特别想知道,到底有没有在溥仪晚年对他的采访。我真的想知道,当他需要以买门票的方式进入自己长大的紫禁城,那个他一直一直想要逃离的紫禁城的时候,他内心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情。溥仪毕竟是个活生生的个体,有他的思想,有他的感情,可惜在这洪流般的历史里,他的名字那么响亮,可是他的灵魂早已就不再被人关心。

世界那么小,小到我们就像生活在巨大的玻璃缸里,透明的世界,我们彼此遇见。世界那么大,大得有些地方,我们一辈子也无法到达。我们抬头仰望天空,时间向后退去,白云向前飞去。历史是很玄妙的东西,我们在门内,时间在门外流过,不留任何痕迹。我们一直在向门外张望,希望能看到永恒,结果,什么都无法预知。我们只是在盲目的行走,无法主宰什么。 紫禁城那么小,小到永远是斑驳的朱红的墙,辉煌的金銮殿,蓝的天,白云略天而去。紫禁城那么大,大得推开一扇门,还有一扇门。这个地方,困住了溥仪一生的美丽,誓言,梦想,信仰。 昏暗模糊的佛堂里几缕清晨的阳光从朱红窗棂里射进来。两边是斑驳退色的罗汉们,张牙舞爪的严肃。伟大文明夕照的美丽余晖,在一个三岁孩子的手中点点消失。“你那么小,你怕我吗?这里的每个人都怕我。我是至高无上的慈溪太后。我已经在这里住了很久很久了。唯一能住在这里的是皇帝。他已经驱龙而去了。他今天死了。小溥仪,我将封你为万年皇帝。”而后她死了,在朝晖中,天亮了。溥仪笑了,跌跌撞撞地走出屋子。万年皇帝,一个牢笼,罩住他地一生。从一眼天真的孩子,到沧桑而冷漠的眼光。
  万年皇帝,给了他什么,只是在他母亲死的那天,十三岁的溥仪平静的说“我母亲今天死了吧”。然后他推着自行车走遍皇宫的每一个门,朱红庞大的门。门外是匆忙的市集,褴褛的乞丐,玩耍的孩子。他想出去,门却在恭敬的侍卫手上怦然关闭。门外有他的母亲,他的模糊的短暂童年,有他遥远而又触手可及的世界。他绝望,叫着:“open the door”。第二次喊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三十年后了,另一个牢笼关住了他,那就是满洲国,在世人的唾骂声中,他做了日本人的傀儡皇帝。当染上毒瘾的婉容在黯然被日本人送出总督府的时候,雪地上,溥仪一路狂奔,那是不是他一生所爱的女人,已经不重要,只是,那是一辈子爱他的人,唯一的,仅有的,所有的。同样朱红伟岸的门,应声合上。“open the door”溥仪喃喃着。
   从紫禁城到天津,再到满洲国,再到监狱。溥仪的一生,被历史牵绊着的,就是这个万年皇帝。历史的背后,是我们碌碌的背影。我们坚信着我们在创造着历史,其实,我们一直在沿着历史给予我们的轨迹向前走着,无法抵抗。我们总以为我们看清了历史,其实,我们只是在门内无助得向外张望。身在历史中,我们无法知晓什么。溥仪投靠日本人,是因为国民党背信弃义地掘了满洲的皇陵,慈溪的尸体被撕成几块,脖子上的项链做了宋美龄的结婚礼物。而他的决定背后,是日军哈尔滨的细菌试验厂。这是他所不知道的。在监狱中的溥仪,看着记录片,惊愕的缓缓站起。溥仪在满洲,也是坚决的回绝过日本人的无理要求,他在国会上愤怒的说,满洲国和日本一样是平等的,只是没人听他,这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所以,我们知道的,永远只是事实,而不是真相。

云顶娱乐,我们也是在门外张望

 

溥仪这个人,很难简单地用好坏来定论。他自小便是皇帝,自以为拥有一切。但是民国政府和日本人用洋枪大炮向他示威。在五千年历史上,他是个罕见的“三起三落”皇帝,曾经三次称帝:满清的末代皇帝,张勋复辟时称帝,“满洲国”称帝;又三次投降:向民国投降,向日本人投降,又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投降。总体来说,溥仪可看作是一个没什么能量,也没有个准确想法的人,或者说就是一个庸人,有点无知。不错,他也曾想做一番大事,例如投靠日本,以雪孙殿英盗挖祖坟之仇,但是他自身没有能力,那些接近他的人,只是想利用他。他渴望自由,渴望自己掌控人生 ,或者是操纵国家,可是他的身份没有带给他自由与光明,他的时代没有让他有机会操纵国家。所以在这部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作为一个末代皇帝的悲哀,导演将他表现得很真实。

  本片的编导从人性角度出发,表现了溥仪如何从一个普通人变为“神”,又从“神”变为人的故事。一系列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件作为溥仪的生活环境得到表现。影片的艺术技巧娴熟,人物的内心的矛盾和孤独、对人情的渴求、对外部世界的向往以及接受改造时的痛苦思想斗争,都得到深入的展示。本片写出了一个真实的、活生生的人。结构上,影片采用的是现实与回忆交叉的手法,保持了扣人心弦的戏剧悬念。与人物心理相合的色调和布景,优美的画面构图给人以审美的享受。影片的成功,是各国创作人员密切合作的结果。本片获得1988年第60届美国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改编剧本奖、最佳服装奖、最佳作曲奖、最佳剪辑奖、最佳音响效果奖、最佳摄影奖和最佳美工奖。我觉得,这部电影最成功的地方,在于导演以全新的视角,在两个多小时中讲述了溥仪的一生。在电影中,溥仪不再是我们一直理解的那个罪人,而是一个无知、本性中还有一丝善良的庸人。历史狂潮将他卷来卷去,他无能为力。

 最出彩的自然是结尾处之戏。那个蝈蝈,象征着一个孩子最初的童真。藏在那张龙椅上,也藏起了他所有的想往。引用张爱玲的话:她不是笼子里的鸟,笼子里的鸟,开了笼,还会飞出来,她是绣在屏风上的鸟——抑郁的紫缎子的屏风上,织金云朵里的一只白鸟,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霉了,给虫蛀了,死也还死在屏风上。无论是小时候的他还是长大后的他,其实都一样。他的家只有紫禁城那么大,他的世界只有那么大。他像一只青蛙,坐井还想观天。小孩看着蝈蝈发愣,再抬头,刚才还说笑的老人已经不见了。 他到哪儿去了呢?他死了。他的灵魂也要丢在这里。溥仪,溥仪,错的不是你。只是,下辈子,莫生于帝王家。然而,恐怕,已经是末代了。我们都回不去了。大清的背影,在你消失的刹那,也灰飞烟尽。 我们都来不及感慨,来不及感伤,都来不及。繁华落尽,如梦无痕。

 人物塑造:

                              ————《末代皇帝》

光影结合:

结构:

影片的画面构图也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地方,我们可以从很多细节的地方看到人物的内心情况,人物的地位,以及人物的现实情况。例如:在影片的一小时二十一时,溥仪剪掉自己的长发,想要改革制度,想要遣散宫里的太监,太监们举着自己的性器官表示不想离开,这个时候溥仪站在高高的宫墙之上,眼里的神色很坚定,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时候的溥仪对待未来仍是心存期待的,他觉得自己这个帝王掌控着国家,可以改变制度,带领清朝走向繁荣的高峰,他的明黄黄袍在宫墙上那么显眼,他的身影站在宫墙上让人感觉是那么的高高在上。第二个例子:在影片的一小时十分钟,溥仪完全没有了帝王的尊严,大声读着自己的囚犯号进入审讯室,审讯人问他的名字并要他写下来,他犹豫了一会,拿着半截粉笔不知道要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哪里,把这个充满历史感和曾经高高在上的名字怎样写下来,后来他弯下腰,在地上大大的写下自己的名字溥仪。到这般田地,他已经知道,爱新觉罗氏溥仪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清朝这个王朝已经灭亡了,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不再是爱新觉罗氏,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叫做溥仪。又如第三个例子:在影片的一小时二十四分时,溥仪本来是和自己的两个妃子在空地上打着网球,阳光明媚,美人在身侧,白衣翩翩,好像是很美好的画面,其实我们仔细看就知道这个时候的格局已经发生变化,溥仪他们这一群宫里的人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人群,他们已经没有所谓的权利,自古都是黄权至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坐得比皇帝高,看得比皇帝远,因为这样就是蔑视皇权,没事一个帝王的尊严,可是我们在画面里可以看到,一个外国人,就是网球裁判,可以盯着遮阳伞高高在上的在椅子上坐着,坐在整个大殿门的正中间,有人端茶送水。在这里,溥仪不再是俯视苍生的帝王,他看裁判都需要仰视。在政府的士兵来驱逐他们的时候,他没有反抗的权利,他不能去和自己的妃子再指使其他人来为他们服务,裁判在高高的座位上俯视着他,他只有苍白的无力感。在这里,暗示着溥仪帝王生活的彻底低谷。他甚至觉得自己从小到大一直想离开的地方现在却充满了留恋,他不知道何去何从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问英国人,他求救,他现在只能依靠外国的力量来勉强维护自身的周全。在走出紫禁城的那一刹那,他沉默了,脸上浮现了变幻的神情,身后的宫墙上士兵升起国民党旗,高呼着国民党万岁,他看到了外面的世界,看到了人群,看到了骆驼,看到了他渴望很久的“自由”,同时也看到了紫禁城向他关上的大门。

画面构图。

影片大部分都是运用了插叙的手法来叙述,通过成人的溥仪叙说自己的人生,中间穿插着他的一生,从小时候坐上皇位到失去自由成为一个傀儡皇帝再到被赶出皇宫再到之后的人生。导演用这样的结构能够使我们更加清晰明了的了解溥仪的一生,也使影片更加耐看。影片的开始是由比较现代的情节然后插大慈禧驾崩将皇位传给溥仪还有溥仪登记时的情节。后面就是审讯溥仪时溥仪的回忆与审讯时的情景想交叉聊表现,是情节更深刻,也使人了解溥仪是怎样从一个小孩子慢慢的长成了人生不受自己控制的帝王,他后来是为何让出了自己的帝位退出紫禁城,又如何在别的地方登第建立了傀儡政权。他想改变这个国家的心慢慢由炽热变得冰凉。

婉容,也是本片里人物性格鲜明的一个人,他和溥仪一样,有过梦想,有过自己想追求的东西,他喜欢舞蹈,喜欢自由恋爱,在他被送入洞房发现溥仪不喜欢那种传统的温存方式时,她没有强求,反倒是和溥仪说,我知道你要走,我知道你在床下有行李。溥仪说我是个帝王,我要统治这个国家,我有这个实力来改变一切,甚至是与你完婚的方式。婉容的内心充满了期待,她说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愿意和你走。从始至终婉容都是抱有这种期待的,她相信溥仪,相信他所做的,相信他说的改变一切,所以在一小时十三分的时候,溥仪想率先改革改变自己剪掉象征传统封建的长辫子时,所有人都很诧异,都是持反对的态度,只有婉容,脸上是笑着的,是赞许的,他拿着溥仪的长辫子和溥仪相视而笑。婉容其实在溥仪的心中已经是一个好朋友,是一个知道自己内心世界的人,她们有共同的语言。但是当溥仪狼狈的在东北称帝的时候,别人恭喜她又当上了皇后,在舞会上她看着这些喧嚣,这些光鲜,她的内心充满了恐慌与绝望,她知道这个帝王是不存在了,虽然皇帝的位置又回到了溥仪的身上,她还是皇后,可是时局都已经彻底改变。她吃掉百合花,留下眼泪,在众人的面前给溥仪失了颜面。这个时候她不明白溥仪为何不喜欢她了,为何不再与她做爱。溥仪内心还存在渴望,他认为是鸦片使中国失去了力量,他不喜欢这样的东西来染指自己身边的人。

  人物塑造,结构,光影结合,画面构图 我认为都是本片的亮点和成功点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一系列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件作为溥仪的生活环境

TAG标签: 云顶娱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