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春的海包容他的失意,他在失意中放弃了对音

2008年,再没有哪部片像《海角七号》那样感动过我了,即便看它时已是凛冽的寒冬,而人仿佛就在温暖的海滩旁,潮湿夹杂腥味的海风扑在脸上,周围静悄悄的,只有海浪的声音一波一波在耳畔回响。想起很多事情,有些与电影有关,有些与电影无关。

    诚然,拥有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海角七号》,是一部幸运的奇迹电影,但它绝不是一部被高估的电影,在完备的娱乐性组织,周密的情节编排和人物塑造以及多重主题的挖掘方面,不仅举目当今华语电影,即使是世界影坛,无大明星、大导演、大耗资的《海角七号》,也是当仁不让、成就斐然的佼佼者。能把清新可爱、能量活力与煽情感染力交融得这般浑然一体,令人开心又耳目一新,完全对得起超高的期待和票房。
    仅就电影本身而言,《海角七号》的一飞冲天和备受追捧,恰恰反映出长久以来台湾电影在创作态度和制作品质上的双重缺失,以及普罗大众对于之前台湾主流电影的普遍失望态度。它更是证明,在这个往往相信只有商业巨片、猎奇恶搞才能吸引满足观众,拒绝并羞谈正面意义的娱乐时代,对最朴素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的表达仍可以焕发强大的向心力。
    这是我今年至今看到最好的电影。希望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圆梦
    《海角七号》的魅力核心,在于用草根主义的“圆梦”,深深安慰、鼓舞了电影内外的失意低潮中人。
     一场外来投资者举办的日本歌星演唱会,一场小镇镇民代表主席为证明“我们也有人才”的暖场演出,串起了失败歌手阿嘉、自诩国宝但无人问津的月琴大师茂伯、单亲家庭的怪小孩大大、承受妻离之痛的前特警劳马、苦恋老板娘的修车小子水蛙、辛勤奔波的米酒推销员“马拉桑”,以及一个沦为公关保姆的过气前模特儿友子等七人的失意人生。用导演魏德圣的话形容,这“就是一堆破铜烂铁的组合”,一个几乎每位普通观众都可以找到自身对照,能够最大程度唤起认同与共鸣的组合。无独有偶,幕后亦是如此——导演当了十几年副导还迟迟不出头,只能举债拍片,男一号是过气前偶像歌手,曾经“快饿死了”,女一号出道8年还混不出什么名堂(你能记起《头文字D》里还有她吗)。
    电影里,被人看扁也曾不自信的“破铜烂铁”不辱使命,齐心协力造就了“不可思议”的演出,电影外,创作者也从低谷跃上高峰。22年后,憋了一口气的《海角七号》把《英雄本色》“票房毒药变灵药”的传奇故事重演了一遍。如果说电影的实用功效在于造梦,那么《海角七号》让我们看到了两个梦的圆满。

    在看 《海角七号》,只看完CD1,从开篇看起,便觉得喜欢。
    以前从未喜欢上台湾的电影,从未,哪怕侯孝贤有再高的声誉,依然不是我的喜欢。当然,你可以说我不懂他的艺术。
    台北音乐失意青年的邮差生涯写起,他不是个好邮差,他私自堆积信件,他私自留下茂伯让他回寄的来自60年前日本的信件,给友子的信件,一个穷教师在远航日本的轮船上写给友子的信件。他读那个“他”对那个“友子”的爱恋。现实的他,失意,落魄回到恒春。恒春的海,原本很美,迭起的、,红的透亮的夕阳、微醺的海风,一切都应让人愿意留恋,然而阿嘉怀念的是他在台北的梦想,因此,恒春的海,对他而言,只是平抚失意的慰藉——海边礁石喝啤酒、跳进海里拼命游泳、对着海水大声歌唱,恒春的海包容他的失意。
    友子亦失意,她想做一个T台模特儿,却只因长相过气,只能当个处处委屈的小翻译联络员。长相过气,这真是个牵强的理由,可怜的友子,她喝了足够多的马拉桑,一耳光打翻所谓的饭店负责人,趁着酒气,跑到阿嘉家门前,用力拍门,大声叫他的名字,甚至脱下高跟鞋,砸破屋门的玻璃,最后却抑制不住,坐在地上大哭。好真实的写照,田中千绘把友子描绘的恰到好处。之前的委屈妥协,之后的认清自己,真的很好。
   此外,不得不讲“恒春的镇民们”都超可爱的说~,哈哈,好淳朴哦,很可爱的样子。水蛙喜欢已为三个孩子的妈的老公健在的老板娘,大大在教堂弹钢琴结果按错音被“上帝赶出来了”还一路唱着“爱你爱到死”去找她前卫的妈咪明珠,整天抱着个月琴号称国宝想要弹贝斯的茂伯,喝醉酒就忍不住怀念老情人的劳马,心疼儿子却无可奈何的劳马他爹,整天在饭店大厅吼着“马拉桑”的马拉桑小伙子还有他旁边那个羞涩娇嗲的酒店前台,包容的爱着阿嘉母亲的继父,总是有着期盼眼神的阿嘉的妈妈,跟在阿嘉继父身后大呼小叫的两个大家伙,老板娘调皮的三个小鬼......轻快的步调,讲述着恒春的生活,讲述着每个人的回忆和现在,讲述那套来自60年前的信件, 想起阿嘉继父说的那句“你看我们的海这么漂亮,为什么一些年轻人就是留不住”

很多人为这部横空出世的作品而赞叹,声称其挽救了低迷的台湾电影市场,从商业的角度来看,《海角七号》的确缔造了票房神话,但在表像的背后,更多则那些充满灵气的桥段,真实清新又不乏幽默诙谐,它讲述了很多普通失意人的故事,它们如此不引人注目,但却让观众充满强烈的代入感,从这些小角色身上依稀看见自己的影子。

神奇
    《海角七号》是神奇的。就像大大唱的情歌,曲调优美歌词却俏皮搞笑,就像“破铜烂铁”波折不断的组建过程和成员的复杂性,乍看之下,《海角七号》看似乱糟糟、闹哄哄、怪兮兮,缺乏重心且难逃俗套,但它的神奇,是以精心设计且惊喜不断的细节,成功地混合平衡了现实乡土喜剧的可亲、青春爱情剧的活力和音乐剧的感染力,经过一番互不冲突、相得益彰的起承转合,最大限度地满足各个层面的观众后,不可思议地让我们最终对“破铜烂铁”创造“不可思议”的信服甚至是期待。
    并不是不可思议。魏德圣初执处女作笔法之老到和用心,令人刮目相看。1.剧本构思周密完备,情节掌控一流超强:近十几条人物线索多而不乱,详略得当又个个出彩,互为交叉关联又齐头并进,绝无孤立突兀感。《海角七号》剧本之用心超乎想像,在此仅举一例:参加海选的水蛙匆忙上台前,把老板娘的三胞胎交待给路边不相识的卖香肠的人,在随后一个以友子为中心的镜头里,我们看到她身后的三胞胎坐成一排在啃香肠!一个一闪而过的镜头,不仅完成了情节的前后呼应,更让我们看到淳朴民风;2.约定俗成的情节走向与层出不穷细节的精彩结合,少有冷场——水蛙遭遇化缘尼姑,洪国荣遭遇大大,乐队成员的海选,可谓妙笔、怪趣不断;3.场面调度简练高效——片头仅用怒摔吉它的一句“我操你妈的台北”和后视镜中的台北市容倒影,便让一个梦碎台北的落魄歌手跃然纸上,而阿嘉和友子一前一后经过城门仅一个场景,就把二人的故事联系在了一起,最后演唱会演员情绪调动之饱满、情境过度衔接之准确流畅,只能用神采飞扬来形容;4.讨巧而立体的人物设计——除了怪异得各有千秋外,每位“破铜烂铁”都有各自陪衬的绿叶人物,而且几乎都与最触动人心的爱情二字沾边,劳马一喝多,就会拿出前妻照片挨个炫耀,水蛙羞涩而兴奋地看着刚被老板娘性感胸部一擦而过的手臂,即便是茂伯,自弹自唱最开心的也是“我爱我的妹妹呀!哥哥真爱你……”(台语版《旧欢如梦》)。
    《海角七号》更是充满了神奇时刻——为拒绝镇民代表主席同时也是继父洪国荣“拉自己一把”的好意,台上的阿嘉再次怒摔吉它,被台下的劳马意外接过,为证明“弹吉它是件快乐的事”,劳马开腔弹唱并随即引得水蛙和父亲的应合,原住民音乐的魅力与音乐玩家之间的默契,令人惊艳;在夜色幽蓝的海滩上,大大在酒醉心痛的劳马额头留下怜悯的一吻,堪称年度最意外但又最柔情的一幕……

 CD2,还未看,时间关系,还是只有明天了,呵呵,今天,不,昨天,是晚上20:39开睡的,直到22点,大猪猪自习回来,我才醒过来,看了上半部的《海角七号》,已是激动不已,非得飞着小爪子敲打一篇所谓的观后感不可!好吧好吧,我已将上半部的写好咯,明天看完下半部,再补充补充。
      最后,强力推荐——《海角七号》

影片的第一句台词由阿嘉开始:“我操!我操你妈的台北!”一个背井离乡闯荡失败的流浪歌手立刻跃然纸上,电影没有用太多笔墨交代他的过去,只用阿嘉摩托车后视镜中渐渐倒退消失的台北来体现他落寞的心情,他在失意中放弃了对音乐的追求,回到老家恒春,他无奈但却无解决之道,愤愤道:“我失败了,但我真的很优秀!”

距离
    不可置疑,因为社会文化背景的不同,不单是内地观众(特别是北方)甚至是台湾观众,《海角七号》都是有距离的。如果听不懂台语,确实无法体味到那些俚语所带来的快乐,乡土人物的可爱与可笑(影片前半部最精彩地方之一),会跟着大打折扣,而水蛙无意的一句“马上什么啦”,你又否能听出弦外之音?
    然而,拉近距离恰恰是《海角七号》的主题之一。
    在影片的另一个时空,因战败离开台湾的日本教师,在回乡的船上给台湾女友写了七封信,每一封信都在强调着二人地理和心灵距离的“一再遥远”,而在现实时空,各位人物之间的距离却在不断拉近——年龄、背景和国籍不同的他们,曾经相互怀有敌意,动不动就怒目恶语拳脚相向。
    除了以两位叫友子的女人连接不同时空的两段爱情,《海角七号》还很巧妙地焊接了中/日、内/外、新/旧、男/女、父/子诸多二元对立的缝隙,其中马拉桑把道具酒瓶不断靠近酒店柜台小姐,就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一笔,它不仅缩短了客家人和恒春人的距离,也缩短了爱情的距离。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不可思议”演出的最高潮是阿嘉与中孝介合唱《野玫瑰》,而最动人的童声合唱部分(它不可能出自现场),正是导演接连电影内外时空的神来之笔。

阿嘉的妈妈再婚嫁给了恒春的镇民代表林国荣,这个看上去颇似地痞的男人有些粗俗简单,但内心却仍是柔软的,尽管无法获得阿嘉全身心的接受,但依然为他寻找工作,鼓励他重拾音乐的梦想。他失败了一次又一次,但仍不肯放弃,因为他相信阿嘉只是暂时的沉沦,真正的歌者如何会丧失自己的天赋?

视野
    张建德评论《柔道龙虎榜》时曾说:“所有通向光明的路程,都充满了视野问题。”而《海角七号》说明,所有通向幸福、快乐、和谐的路程,也都充满了视野问题。
    《海角七号》遍布视野与方向的喻意——洪国荣与酒店的外地人经理吵着吵着就走岔了路,阿嘉把信送得乱七八糟,完全没有明确的路线,中孝介问为情所困的友子“难道你不期待彩虹吗?”……
    更为重要的,是内心的视野与方向——酒店经理和友子都不相信恒春能有高水准的乐队,洪国荣拒绝帮助“马拉桑”,阿嘉始终无法原谅母亲与洪国荣的结合……
    那些广袤田园与广阔海岸的空镜头,并非只是卖弄风情的填空明信片。
    一旦搞清了送信的方向,阿嘉也随之明确了与友子犹豫不决的爱情,“留下来,或是我跟你走”,这是一句如此罕见、精彩、令人豁然开朗的爱情告白(恰似《东邪西毒》那句“为什么就不能带着老婆闯江湖?”,为什么男人就不能跟着女人走?),听了中孝介的歌声,阿嘉也明白了“为什么以前别人说我唱歌用力了”,而水蛙惊世骇俗的青蛙爱情论,茂伯的“为什么就不能有两个贝斯手?”,大大给予劳马的一吻(我的一位朋友老妈就迷惑地问,这个小女孩是什么意思),其实都在一再拉宽戏中人和我们人生经验的视野。
    坚持梦想者,最终都到了肯定——有感于“马拉桑”的努力奔波,洪国荣帮他拉来了大生意,酒店经理最终在演出的热烈反响中满意走开,强调“我是国宝耶”的垃圾替补茂伯能够在演出里反客为主。但是,《海角七号》更多是以风景与形形色色人物营造出的明媚氛围,给人心灵感化,而非俗气地解决那些实际问题,或是提供童话般的结合——水蛙仍然只能苦恋老公未死的老板娘,我们也没看阿嘉是否真正接受了洪国荣,恒春镇也继续着年轻人蜂拥外出务工的尴尬现状。就像魏德圣讲述日本教师与台湾女学生之间的爱情:“一个时代的结束,留下来的并非只有遗憾与仇恨,还有友情、亲情和爱情。”貌似全球化背景下田园挽歌的《海角七号》,恰恰提供了一个全球化——互尊互爱、求同存异、宽容包含、携手并进——视野。一如在“不可思议”演出上,古老的月琴与现代的电子贝斯合奏出美妙的音乐,只有放弃因自我狭隘的的矛盾碰撞,这个世界才有可能和谐精彩。
   对他人的宽容,对自己的宽容,对人生的宽容,正是《海角七号》对于这个时代以及你我最大的意义。它不仅迷人昂扬,而且深深值得我们为之骄傲。

日本的过气模特儿友子从未获得过任何与自己专业有关的成绩,只能沦落为一个帮人安排日程或收拾衣物的所谓助理,或许她需要的只是机遇,但老天却并没有因此而眷顾于她。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时,她会柔弱地抗争:“我也是模特儿呐!”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这样在现实生活中失意的人还很多:自视甚高的月琴大师茂伯,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干!我是国宝耶!单亲家庭长大的女孩大大,有着音乐的天分却没有沟通的能力。被妻子抛弃的前特警劳马,所有的思念都悄悄藏在自己内心深处。单恋老板娘的修车工水蛙,他的爱情注定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长跑。吃苦耐劳的米酒推销员“马拉桑”,为了业绩甘愿低声下气……小小的恒春镇上,有太多的失意人。

云顶娱乐,春天到了,恒春要举办一场日本投资的明星演唱会,林国荣喊出“我们也有人才”的口号,同时也想为阿嘉赢得一个重新站起来的机会,争取到了由本地人演绎的暖场演出,为了这短短的表演,久无生气的小镇顿时鲜活起来,有一技之长的民众都纷纷赶来参加海选,而友子则按公司规定统一负责暖场演出的安排。她厌恶地看着这些不成气候的候选者,更厌恶的是她现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所谓助理工作。

选拔出的乐团好似一个笑话,除了玩过音乐的阿嘉尚说得过去,钢琴手是十几岁的小女孩大大、吉他手是外表凶悍的警察劳马、贝斯手是米酒推销员“马拉桑”、鼓手是神叨叨的修车工水蛙,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七十多岁高龄的茂伯也要强行加入乐团,成为最牛的垃圾替补。友子目瞪口呆,在她心中这恐怕是最不可思议的草台班子。

唱歌之余,阿嘉的工作是邮递员,一天接到一个来自日本的包裹,地址是海角七号,而这是个消失了的地址。他好奇的私自拆开,发现里面是七封日文情书,还有一个同样叫做友子的女人照片。这些信落款于1945年,是一个日本教师写给自己台湾女友的。整部电影中,七封情书的话外念白穿插其中,仿佛来自遥远天空中喃喃低语,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无尽的爱的倾诉。

有人说即便是台湾人本身也无法完全理解电影所要表达的主题,因为那里面充满太多台南人对日本人的复杂情绪。电影里的日本教师正是因为日本战败才不得不撤离台湾,也不得不对自己的爱情说再见。他在第一封信中无奈地说“太阳已经完全没入了海面,我真的已经完全看不见台湾岛了,你还站在那里等我吗……我们却战败了,我是战败国的子民,贵族的骄傲瞬间堕落为犯人的枷锁,我只是个穷教师,为何要背负一个民族的罪?时代的宿命是时代的罪过,我只是个穷教师。我爱你,却必须放弃你。”

要面对这种心情的并不只是日本人,很多台南人也会有类似的心境,芸芸众生当中,我们都只是平凡的生命,战争穿越时空将彼此拉到一起,又因为战争不得不穿越时空将彼此分开,既然有这样的结果,当初为何要相见?

七封情书哀怨煽情,几欲催人泪下,回到日本的教师至死都无法忘记他的女友。后来他女儿在遗物中发现了这些从未寄出的信件,于是按从前的地址寄回台湾。阿嘉最终在友子的帮助下找到了它们的主人,曾经年轻的女子已是白发苍苍,他没有打扰她,只将那个包裹悄悄放在她身后。了解爱是一场漫长的征途,阿嘉在海边端坐许久,终于找到下一段人生的方向。“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这是回到表演现场后,他对友子说的唯一的一句话。

暖场演出在众人毫无期待中热闹登场,掀起前所未有的风暴,每个在场的人都完全沉醉其中,歌声仿佛是拨散阴云的阳光,照亮了每个人心中的那道彩虹。

与电影中各位角色相似的是,幕后班底也曾是郁郁不得志的草台班子,导演魏德圣形容这是个破铜烂铁的组合,他自己当了十几年副导却无建树、男主角范逸臣是过气的歌手、女主角田中千绘出道八年仍寂寂无名,更别提那一帮毫无任何知名度的配角。而正是这个不起眼的“破铜烂铁”组合,却在现实中上演了与电影中一样的成功,以至于“今天你海角了吗?”成为一时的流行语。

魏德圣功不可没,电影中那七封催人泪下的情书正出于他笔下,他用几个小人物的平凡故事谱写出一道徐徐清风,在纷纷扰扰的商业氛围中异军突起,感动了无数人的内心。爱情只是其中一道枝节,更多的则是关怀与励志,它让人看到生活的希望。再多的苦,再大的难,什么都会过去,什么都终于会过去。雨很稠密,云很厚重,而那缤纷的彩虹毕竟就在它们后面,在自己的坚持当中。

如果你也曾彷徨失落,或者正在失意中四顾迷惘,不妨来感受下这清新的海风,让低落的心绪重新复苏。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恒春的海包容他的失意,他在失意中放弃了对音

TAG标签: 云顶娱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