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前几天终于把很久以前别人推荐的

 一段穿越几个夏天的从两个人到三个人的友情与爱。
    从单车到摩托车再到汽车。
    一直念着三个名字。严正行。余守恒。嘉惠。
    海报上穿着学生制服的三个长得很台湾的小孩。
    不想讨论到底谁爱谁,谁不爱谁。谁是同性恋,谁是双性恋。
    我们都很痛,我们的爱情不是游戏。
    2007年2月20日,星期二,大年初三,与Element一起去红树林。
    由于背景音乐很大声,在线也很差,导致观影效果很糟糕。都没有听清里面的音乐(这才是主要目的)。只听到两颗躁动的心在昏暗的灯光下温书时,收音机里出来的《拥抱》。“脱下长日的假面,奔向梦幻的疆界,阳光午夜的马车,换上童话的玻璃鞋……”还有后来联考后的又一个夏天同样从同一个收音机里出来的开了又关、关了又开的断断续续的《盛夏光年》。《纯真》是钢琴原声出现的吗?不知。还有就是片尾连“我不转弯我不转弯我不转弯”都没听到就被无情剪断。
    以后我们也可以玩二选一的游戏。To be or not to be. 黑和白;胸部和屁股;智慧和身材;选我还是她……
    我能了不是真相的真相讲出不是秘密的秘密时的痛。
海滩上,他说:我不只是你的好朋友,我喜欢你。他说;我一直知道你是老师派给我的,但我真的太寂寞了,我也喜欢你。最后最可怜的还是嘉惠。
    能不能说它没有《蓝色大门》好看。记得《蓝色大门》里那个拉拉说:不要喜欢我,我很麻烦的。类似这样的意思。说得真好。
   “以为我爱着孤独,却又崩溃的无助。谁能让我拥抱着,尽情的哭。让我唯一的朋友,不是老鼠。”
    第一次不是老师强迫,自己写点观后感。因为《盛夏光年》,更爱荷尔蒙相对紊乱的夏天。

  电影《盛夏光年》早就听过,一直以为是一部纪念青春,纪念长大的电影,但是没想到也与同志有关。看完这部电影,我和其他看过这部电影的人有着一样的疑问,最后守恒说得话“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是选择了嘉惠,还是选择了正行?

盛夏蒸腾的热气氤氲着吵杂的蝉鸣,守护恒星的行星啊,究竟相隔多远的距离才能触摸到彼此年幼青涩的心跳?

   康正行,一个乖小孩,一个好学生;余守恒,一个皮小孩,一个成绩差的烂学生。原本不可能有交集的两个人,因为老师希望好学生能帮助坏学生,使他们有了联系,结果也改变了正行。原本嘉惠是喜欢正行的,可是她发现了正行的秘密——他喜欢守恒。我觉得或许是出于对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喜欢的人的好奇,嘉惠慢慢接近守恒。可是令她没想到的上守恒喜欢上了她,她也是。本来就复杂的感情就变得更加复杂。正行一直痛苦,自己居然会喜欢上守恒,他接受不了除了守恒以外的人,包括嘉惠。但是当他知道曾经喜欢自己的嘉惠和自己喜欢的守恒在一起了,痛苦让他无法专心学习。他开始逃避守恒,而守恒并不知道他的痛苦,只是觉得正行离自己越来越远。在大海边,两个人打开各自的心房说出自己的烦恼。正行面对自己的感情,勇敢地告诉守恒“我不止把你当朋友,我是真的喜欢你。”守恒也告诉正行,其实他早就知道正行是因为老师的规定才和他在一起的,可是他害怕孤独,他怕寂寞,所以才死死抓着正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对于这个结局,我不懂守恒的意思,他是接受正行的爱,还是他们只是朋友?在正行对自己感情痛苦的日子里,我不知道守恒有没有察觉他对自己的感情,如果他没有发现为什么那晚会那么做?如果他不喜欢正行,那晚他为什么那么做?我真得不懂。
 
   嘉惠,在两个男生之间挣扎,似乎她就是第三者。我也不明白她这个人物到底在电影的作用,或许是一种象征?我也不懂。
 
   很喜欢这部电影的主题曲《盛夏光年》的歌词,或许代表了正行、守恒的感情:
                         
                      我骄傲的破坏
                      我痛恨的平凡
                      才想起那些是我最爱
                      让盛夏去贪玩
                      把残酷的未来
                      狂放到光年外(而现在)
                      放弃规则放纵去爱
                      放肆自己放空未来
                      我不转弯我不转弯
                      让定律更简单
                      让秩序更混乱
                      这样的青春我才喜欢
                      我要我疯我要我爱就是
                      我要我疯我要我爱现在
                      一万首的mp3一万次疯狂的爱
                      灭不了一个渺小的孤单
                      盛夏的一场狂欢来到了光年之外
                      长大难道是人必经的溃烂
                      我不转弯我不转弯wo……

                                                 ——题记

      

 

 

前几天终于把很久以前别人推荐的电影《盛夏光年》给看完了。说实话,我觉得它拍的比《蓝色大门》要细腻唯美得多。两部电影除了男女比例相反之外,剧情形式出奇的相似。前者两男配一女,小攻喜欢女角,小受喜欢小攻,女角喜欢小受。后者两女配一男,小T喜欢小P,小P喜欢男角,男角喜欢小T。连配对方式都惊人的雷同。

但是我想说我真的很喜欢《盛夏光年》。不同于《蓝色大门》带给人的淡淡感伤,《盛夏光年》是值得别人回味和思考,袒露心扉的对话不是一段感情的结束而是新的一天的开始。

我是这样希冀着的。

当时我戏称这部电影简直堪称《一个班长的堕落史》了。是的,如果正行没有碰上守恒,或许他的一生就这么本本份份地过下去,平淡而安稳。长大了,遇到了一个好女生,谈恋爱,找工作,结婚,生小孩。和任何一个人一样,朝一条一尘不变的康安大道一直走下去。

可是上帝跟他开了个玩笑。在盛夏的某一天,小小的正行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要他扮演守恒的小天使,即便千百个不愿意,但是一向乖巧听话的正行还是没有拒绝老师,他接纳了没人喜欢的守恒,陪在他身边,殊不知,他并不是救世主,他并没有把守恒拉上天堂,反而自己被拉下了地狱。

从此,万劫不复。

守恒说:“康正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守恒哭着说:“我太寂寞了。”

是的,寂寞如你,幼年时因为多动症被所有小朋友厌弃,一个人在偌大的青色操场数着蜻蜓。正行的出现仿佛一束光,温暖了你整个黯淡的童年。

即使你知道正行是被老师派来和你交朋友的,即使你知道正行有千百个不愿意。但是你依然把他视为一根救命稻草,死死地抓住,致死不放手。

因为,你太寂寞了。

刚开始是有报复心理的吧,想把正行带坏,连累他一起受罚,最后还是于心不忍。

可是正行还是堕落了。

从童年时期67分额头上的屈辱到长大后高中联考的失败。

一次又一次。可是正行依然没有放开他的手。

真的不是爱么。

如果不是爱,守恒又怎会每次打篮球的时候都巴巴地张望场外正行那张素淡的脸庞,朝他张扬地笑,再漂亮的灌篮。

如果不是爱,守恒又怎会看到正行和嘉惠在一起的时候如此气愤,脑子一热地跟女生赛单车。

云顶娱乐,有人说守恒爱的是嘉惠。但我却不那么认为。

守恒是不知道自己爱上了谁。

懵懂如他,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只想把自己喜欢的永远留在身旁,他习惯了正行永远陪在他身边,习惯了自己以为是的爱情。

当初和嘉惠在一起,除了嫉妒,我觉得还有对正行的惶惶不安。

他害怕正行会因为和嘉惠在一起而疏远了他,他怕他们一起离开。

那他和嘉惠在一起,正行就不会走了吧。

当正行表现的越来越不自然,甚至说出了伤人的话语时,守恒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只懂得无声地哭泣,他不知道他们的友谊怎么了,单纯如他,他真的以为,他们发生的那一切只能算是友谊。

天知道藏住一个秘密有多辛苦。

其实我从小就知道你是老师安排来和我晚玩的了。

我不说,只是怕你离开我。

我已经习惯了有你在身边的生活。

我们回不去了,所以请你别放开我的手。

喜欢也好,讨厌也罢。

请你,请你一直在我身边。

让我守护你吧。

 

原来名字也是条线索。

守恒,守护恒星。

那绕着恒星转的是什么呢。

行星。康正行。

 

我心疼他。

从那个眉目清秀的少年默默举起手说:“我和他一组吧。”开始。

额头上那67分是一辈子的屈辱吧。

头上顶着班长的光环,却一步步地后退。

那么遇见守恒或者两人的交集,究竟是对是错。

有人说,被掰弯的人一辈子也无法忘记他第一任恋人。

但咬着嘴唇一遍又一遍地强调他们是好朋友的守恒,算是正行的恋人吗。

这只在梦中出现过的,不可能触及的,遥远的美好。

他痛恨这样的自己。

他犹豫不决地伫立在篮球场外目光凄哀地望着笑容灿烂的守恒。

他在天台任由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内心纠结却又无可奈何。

他躺在陌生男人的床上,第一次被侵犯的疼痛与羞耻。

他在守恒臂弯下温柔却悲伤,清晨离去的背影。

这样的爱何其的绝望何其的悲凉。

明知到不可能却又无法忘却的悲伤。

我理解他。

好朋友这三个字早就变质了只是他们还死死地坚守这可笑的誓言。

分崩离析的感情,究竟要如何才能回到最初单纯的模样。

电影的最后,正行终于对守恒说出了喜欢。

而守恒却说出了他一直知道正行是被老师派来和他玩的秘密。

“康正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很多人看不懂这句话的含义,觉得电影的结局没头没尾。

但我认为,这句话是守恒给正行的回应和承诺。

时光回溯,年幼时的守恒也曾傻乎乎地对正行说过这句话。

是一段感情的结束,还是新一段感情的开始。

他们相距光年,还是近在咫尺。

盛夏的蝉鸣,歌颂光年。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云顶娱乐】前几天终于把很久以前别人推荐的

TAG标签: 云顶娱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