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涉及到警匪电影,而香港作为具有

        无论从国家形象宣传的主旋律电影,还是传统警匪电影角度,《赤道》都是一次卓有成效的尝试,
        回顾过往的此类型电影,往往乏善可乘。电影承担政治使命并非中国特色,但无论承担了何种政治使命,首先不能脱离电影的本质——观赏性与吸引力,这是中国电影此前极其失败之处。
        涉及到主旋律电影,政治性取代人性,脸谱化取代个性化,硬性植入的说教台词令人生厌,如果观众真的只是为了花钱听政治教育,那还不如上网下载两会报告来得实际;
        而涉及到警匪电影,自97之后,定是大陆既定模式——高智商的警察最终一定战胜低智商的罪犯,但如果一部电影结果毫无悬念,至少过程应该引人入胜(如《敢死队》、《虎胆龙威》此类的),可惜鼓励脱离于司法系统与集体行动的个人英雄主义,从来都不是我朝政宣所允许的。
        本片可贵,或说勇敢之处在于,同时在这两种类型上都作出了试图打破常规的动作。在展现中国占据亚洲反恐主义、谋求不称霸的大国地位话语权这一主旋律时,宋鞍、李sir、韩国情报官员,三种意识形态下的人物,展现出应有的个性,并产生冲突、碰撞和化学效应,他们的台词、思想、行为都与其所处的体制息息相关,国家、地区之间的博弈,通过深入到每个人来体现。
        而作为警匪片,二元论的绝对制被打破,警察走下神坛,罪犯更加真实(在现实中,与恐怖主义的对抗,也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大获全胜),开放式结局先不论技术环节处理的优与劣,但却是一次值得鼓掌的尝试。动用国家力量全港排除威胁,拿下赤道并非不可能;为了城市安危、国家大局暂放赤道一马也是情理之中。
云顶娱乐,        PS:王学圻、张学友、张家辉在片中展现出了最高层次的表演,一位出身于党的体制之下,位居高位的大陆官员(很多人说是军工央企的老总,这个我持肯定态度,在我朝,这个级别的企业负责人都拥有相当的政治权利),理应是这种形象,言必上纲上线,但又富于实干,处理问题坚守宏观原则到近乎僵化。张学友也把一个喜怒不形于色,谈笑间惊天动地的反派演得栩栩如生,但试问,配音跟学友有仇么?张家辉作为香港警察官员又是与他人截然不同的形象,看似粗暴、冲动实则心思缜密,“如果我对了,你坐我的位置”,竟让人心生悲壮。
        PS:近年来国产/港产烂片泛滥,但不代表凡国产/港产电影必骂,好莱坞佳片屡屡也不等于没有鱼龙混杂之作。但我看到这部电影的评分居然比《明日世界》《万物生长》还低,就真的只能呵呵了

梁乐民与陆剑青两位联合编导,在大获好评的《寒战》之后,推出影像翻转姊妹篇《赤道》,格局更大、野心更多,通过移形换位、三点透视的叙述技法,来阐释新国际格局下现代反恐的危局。即便本片瑕疵随着视野的同步增大也越发令人遗憾,《赤道》的正面意义也是远远超出绝大多数华语电影的不思进取,属于电影创作者高度发展中的瑕疵,正所谓“有缺点的英雄还是英雄”。香港可以是任何人的“我城”,张学友最后的恐吓性警告,再一次证明了当今全球化的安全危机防不胜防,《赤道》显然还有续集,如何向恐怖主义宣战,现代反恐永远难言最终胜利,既然终极胜利无法取得,本片的结尾更具有现实意义。

香港可以是任何人的“我城”,是全球反恐形势下所有城市的象征。张学友能够担任香港政府危机特别顾问、宋先生秘书也是其信差,已经说明恐怖分子的渗透能力超过想象,脑洞再打开一些,那个韩国唯一幸存的女生副官,似乎也很有可能是张学友系统的人,反恐刚起步,未来的路很长。

美剧《国土安全》的成功之处,就是让女主角Carrie随时陷入隔绝一切正常社交能力、在癫狂的境界里,发现问题的实质,从而将各种看似毫无关联的碎片信息拼凑出无限接近事实真相的拼图。张家辉和王学圻作为两款型号质地绝然不同的公务员,在《赤道》里都是被自己的传统思维打败了。“赤道”挑战成功的前提,便在于充分了解各种公职人员的优势和缺点所在,《寒战》通过郭富城与梁家辉的有关警察系统权力归属的政治斗争来表现纪律部队如何犯错及弥补,《赤道》则让罪犯从国际关系及给予香港特别地位的《香港特区基本法》来寻找可以利用的空间。两种不同危机风格的《寒战》和《赤道》,构成了当前社会安全的两种方式,演员阵容完全不同的两部电影,也许有可能在未来形成类似漫威电影的交叉勾连。(《赤道》的优缺点都足够突出,鉴于当前不思进取的电影太多,本片还是值得鼓励,尤其是题材相当有实际意义。)

张家辉、姜皓文、余文乐等香港地区正面人物,与内地、韩国以及中东情报人员之间,管道不够畅通,似乎对于外国情治人员的整体把控并不过关,沟通、协调能力的不足,相互不能有效交换情报及分析事态,失衡的合作关系一再跑偏,这个责任当然需要编导来负担。张家辉和王学圻的冲突并非中央与地方的矛盾,而在于负责解决微观上具体事务的干警与宏观思考国土安全的战略研判的高层官员之间必不可免的职业悖论(换个城市、换个国家也是如此,毕竟以邻为壑并非解决渠道,不能与恐怖分子妥协的要义便是如此),但是电影的处理却是让观众觉得王学圻的言行经常匪夷所思,尤其是他对于张家辉、张家辉在前半段说的话,观众在信息不对称的前提下,几乎觉得这个人怎么能够保障特区安全呢?简单来说,编导在剥削宋鞍这个角色本不应该有的太多神秘,即使张家辉不够格与他谈,香港总有够格且必须备忘的官员。

在资深动作指导钱嘉乐的帮助下,《赤道》是港产动作片中值得一看的电影。大多数评论者架设起与《寒战》和《无间道》的对比通道,其实这两部电影名为警匪动作片,主角却几乎无动作戏,戏剧张力也来自于警察系统内部的程序。拆解了《寒战》自诩的“香港是最安全的城市”的《赤道》,应该与林岭东、陈德森、林超贤等等导演的《极度重犯》、《圣战风云》、《紫雨风暴》、《逆战》、《B计划》、《豪情盖天》等勾连在一起。说到具象的香港,从1980年代热情洋溢的我城,1990年代坚决与敌干到底的狠劲,到2000年代的伤城,再到如今则是自怨自艾的困城,陈果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和彭浩翔的《香港仔》,以及刘浩良的《冲锋车》,都不再有舍我其谁、时不我待的强烈主人翁精神,而是在向隅而追问我能怎样?《赤道》里香港的回答是,有了问题,先治标。张家辉饰演的李彦明不仅看不破张学友饰演的肇志仁(你眼明、找之人,似乎是编剧开的一个玩笑),而且对于核武器的态度是送走了事。

作为当下中国最具表现力的影视演员之一的王学圻,塑造了一系列精彩绝伦而又性格多样的人物形象。不管是《十月围城》中奉行“只出钱不出力”的富商李玉堂,《日照重庆》中带着忏悔和憧憬的林权海,还是《剑雨》中亦正亦邪,诡异多变的“转轮王”等等,王学圻都能全面、深入的展现出角色的人物性格又不露痕迹,各具魅力。《赤道》中大陆特派高官宋鞍,不仅要表现出身份背后的神秘性,还需要沉稳、睿智的领导风范。王学圻力图从外貌和内心融入角色,不露任何斧凿痕迹地诠演活了这一特殊的人物。

相对于1990年代数目较多的、有着明确政治诉求的国际恐怖组织在港犯事,如今的“赤道”不具有更多的政治意义,本片是典型的现代反恐。“赤道”希望建立武器与情报自由港,买家不确定,从韩国盗来的便携式核武器,就是本片的麦格芬,方方面面形形色色的人物、势力均意欲以开挂模式取得最终主导权。而香港作为具有象征意义的现代城市,可以被置换为每个观众的家乡,保护自己的家乡应该是反恐机构的无限责任。

张家辉在《赤道》中作为香港警察的代表,目光所在很是明确,那就是服从上级和保障香港安全,他的悲剧意义全部从此而来,这是两个相互矛盾的命令,如果他是机器人相信早已经死机,阿西莫夫都救不了。能从细节、证据和逻辑中推导出足够的结论,缺陷也在于此,念兹在兹的解决路径是让大杀器送回韩国,说到底这是以邻为壑的方案。赤道的目标,是将亚洲最自由的香港发展为情报及军火贸易中心,王学圻从战略上看穿了这一目的,借此机会也是再平衡中国、韩国和美国的大国博弈动态。然而在战术上却没有张家辉的在地处理能力,后两者的未能通力合作,导致全盘错失良机。本片令我爱恨交加的最大痛点所在,就在于以上问题核心在电影里处于相对偏远的位置,导演和观众都被激烈核突的刺激场面带走了。

比《寒战》时脑洞更大的梁陆,将香港归置到纽约、洛杉矶、伦敦等动辄在影视作品中被恐怖分子袭击的地位。赤道的目标,是将亚洲最自由的香港发展为情报及军火贸易中心,王学圻饰演的内地安全高官从战略上看穿了这一目的,然而在战术上却没有张家辉的在地处理能力,后两者的未能通力合作,导致全盘错失良机。宋先生给出了必须在香港解决“赤道”的隐秘而伟大的方案,在他的逻辑体系内这当然是“我的责任”——香港安全要治本,就是要让军火掮客闻风而避。他们分别从消极和积极两个方向提供了解决方案,然而天算不如人算。人都有感情,每个人所处的位置不同眼界也会不一样,也便有成见和见识障。

张学友饰演“赤道”(也许是之一,最初,官方给出的剧情简介赤道是张震,后来赤道是张学友(本片故事),接下来,很可能在续集中赤道是一个组织的代号,潜伏在世界各地有N个赤道。),赌的就是中央投鼠忌器或者灯下黑。“赤道”挑战成功的前提,便在于充分了解各种公职人员的优势和缺点所在,《寒战》通过郭富城与梁家辉的有关警察系统权力归属的政治斗争来表现纪律部队如何犯错及弥补,《赤道》则让罪犯从国际关系及给予香港特别地位的《香港特区基本法》来寻找可以利用的空间。张家辉和王学圻作为两款型号质地绝然不同的公务员,在《赤道》里都是被自己的传统思维打败。

《寒战》中郭富城和梁家辉火爆异常的争执,给了观众足够的信息量用来判断他们的是非对错成败,张家辉和王学圻的冲突并非中央与地方的矛盾,而在于负责解决微观上具体事务的干警与宏观思考国土安全的战略研判的高层官员之间必不可免的职业悖论。他们误读了自我的客观程度,犯下了致命错误。张家辉的牺牲并不值得,王学圻面对面张学友也难以言胜,这两种体制内精英要对付的是美剧《黑名单》里尚未与警方合作的红魔一般的“大人物”,他们在本片结尾得到的也就是《国土安全》第四季的结果:满盘皆输,战争刚刚开始。

目前华语电影工业不同工种之间难以做到融会贯通、水乳交融的默契,向来就学习卡梅隆的《真实的谎言》根本不可能,应该参考的对象是托尼·斯科特,快节奏视觉系能够做得到位,就很不容易,《赤道》中简单的冲突和动作场面过多的干涉了导演的重心。

如果说王学圻凭借《梅兰芳》中的角色刻画,获得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是一次对其演技的肯定,而提起这部《赤道》就会让人联想到介乎于真实与矫饰之间的表演,很关键的是在香港人、香港导演的心态看内地高官,多多少少有一定的怨妇情结,王学圻就是被投射出来的大佬形象。《赤道》中,王学圻扮演的中国北京政府高级官员(电影没有明确指明他的官阶,似乎应该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级别)宋鞍,一方面要表现出身份背后的神秘色彩,另一方面则要凸显大公无私和统摄全局的领导风范。再者,导演梁乐民、陆剑青对于宋鞍角色的大陆情结,又使得人物的表现具有了一种模糊性,或者说是对人物身份的确认过程的模糊。这就好像一个人物中被注入了三个符号,散落在人物的各个细枝末节之上。而王学圻本身的正派形象契合了官员的形象的同时,还通过自己对角色的理解与把握,恰到好处的将这一看似单薄的人物形象从内里表现而出,使得《赤道》中的王学圻仿佛真实生活其中。貌似脸谱化的宋总,实则是高手中的高手,君子居于危墙之下

王学圻在《赤道》是就是钦差大臣,饰演全权负责香港安全的内地高官宋鞍。王学圻以内地风格化的演出,在前半段与张家辉、张学友、余文乐等构成的香港团队格格不入,似乎一举确立香港人眼中的内地综合形象,强国人自大、傲慢、颟顸的代表。然而,这个担负特殊使命的霸道总裁,实则是干系香港、东亚、远东安全的最核心一环。画风的不合,是因为格局和视野的不同。张家辉代表的香港中层警察,念兹在兹的是服从命令和本能的保护香港安全,既不择手段又莽撞心细,基本上可以说是张飞一样的角色,他遇到的是曹操。相对于《寒战》的香港警察总部程序化难题,《赤道》视野有些大只,显然有些搂不住,好在有王学圻饰演的宋总做定海神针。宋鞍多疑善断,已然怀疑到张学友饰演的特别顾问,旁打侧敲之余,算无遗策是不可能存在的,最终本片落幕,他们之间的战争,刚刚开始。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        而涉及到警匪电影,而香港作为具有

TAG标签: 云顶娱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