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的成功云顶娱乐,所以对于这样一部西方导

导演想拍一个纷杂的时代,他对于中国的印象有些雕版化。但正是这种视角让我看到了一个色彩鲜明的中国近代史。紫禁城油画般的鲜红与金黄,国民政府灯光中的昏淡与苍白,文革那宣传画般的绿色与红色...... 在这些有些虚幻的画面中,溥仪的人生绝望而扭曲,但也充盈和完满。作为一个被赋予太多历史重担的溥仪,我无法想象他要面临的时代的窘境;可作为一个有灵魂的人,导演真实地纪录了他在成长中和所有人一样要经历的心路。
 
   当电影的结尾,我看到他蹒跚的走进宫殿的背影,突然想到了爷爷,想到他也是如此的削瘦,也是这样跌撞,小时候的我总是被他那样的背影给吓到,也不懂他的冷漠和多疑。现在,他走了很久了,我才慢慢地开始想去试着了解他和他的时代。
 
   时代变得太剧烈,来不及反应,其中必有缺失。可怕的是,我们还来不及反应缺失的,留下的是什么,就已经开始忘却。我们这一代的孩子,也许是父辈们的好意,不想让我们背负那些沉重,或者,他们也来不及回头看看。我们需要了解,并从中捡回那些缺失。在这个为了忘却的纪念的伟大工程中,一个意大利导演画上了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向他致敬,向每一个试图探索真相和记录真相的人致敬。

 

    但无论如何,在紫禁城沉默的皇位前,在这个男人始终逃不过的命运的大门前,在那声凄怆的音乐徐徐道来中,我还是会沉沉的放下心来沉浸,因为,在黄昏停止的那一刹那,我会相信,一切曾经来过。
   追寻的人,会找到回来的路。

我们也是在门外张望

    唯一看不懂的是那个叫庄士敦的英国人,他送给了溥仪自行车,但这件西方的事物并未让他摆脱掉自己的命运,他执意给溥仪配的眼镜也未能真正让自己学生看得清楚。电影中,有那么许多的时刻,溥仪很有正义感,或者说正义感天天有,但真正要去创立,却是那么的难,所以,他渐渐成为男人需要事业,却走上了与之相悖的一条让人喟叹不已的道路。
   而他身边始终梦想追求幸福的女人,却最终没有得到自己真正的幸福,相较而言,影片中没有出现的李淑贤反而是最幸福的一个,而其实她得到的已经不是溥仪,而是一个花匠,有着一颗安稳的心,真正做到了与世无争。所以,在网上看到她的书,还是轻轻的笑了一下。
   
    而就在刚刚我突然又意识到,这部电影的导演贝托鲁奇就是那个拍了《巴黎最后的探戈》的男人,突然怔了一下,从某种意义上我觉得庄士敦的设定很大程度上带着一种拯救的使命,他在电影中说:
   “是的,殿下。许多人被斩首,这使得他们停止了思考。 ”
   西方人想要做一个思考的角色,他们在思考的时候总是习惯的去当伟人,当世界警察,而实际上,最不冷静的,反而是他们,他们热血沸腾的证明、论证,在很多时候,不过是寻求共鸣的一种方式,他们只是需要赞同,赞同,再赞同。而多年前,他们以一种飞扬跋扈的姿态夺得这个国家的市场和财富,多年以后,却以一种试图拯救的姿态来做一个绅士,但他们无论是虚伪也好,真诚也好,这部向外国友人致敬的电影还是不能为他们买单,尽管,从电影的角度,它还是质量上乘。
影片的成功云顶娱乐,所以对于这样一部西方导演讲述的电影。    但在看到少年溥仪表达对俄国的愤怒时,我突然想到,他是否想到对这个英国人诉说愤怒。
    而影片中两次出现的俄国,都是一种极其反对的姿态,我想到那时冷战尚未结束,这一切对于俄国的污点不能不说是作为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对其的一种轻浅的反感。

 最出彩的自然是结尾处之戏。那个蝈蝈,象征着一个孩子最初的童真。藏在那张龙椅上,也藏起了他所有的想往。引用张爱玲的话:她不是笼子里的鸟,笼子里的鸟,开了笼,还会飞出来,她是绣在屏风上的鸟——抑郁的紫缎子的屏风上,织金云朵里的一只白鸟,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霉了,给虫蛀了,死也还死在屏风上。无论是小时候的他还是长大后的他,其实都一样。他的家只有紫禁城那么大,他的世界只有那么大。他像一只青蛙,坐井还想观天。小孩看着蝈蝈发愣,再抬头,刚才还说笑的老人已经不见了。 他到哪儿去了呢?他死了。他的灵魂也要丢在这里。溥仪,溥仪,错的不是你。只是,下辈子,莫生于帝王家。然而,恐怕,已经是末代了。我们都回不去了。大清的背影,在你消失的刹那,也灰飞烟尽。 我们都来不及感慨,来不及感伤,都来不及。繁华落尽,如梦无痕。

   最初看到这个电影,是在很早之前某本讲述奥斯卡获奖影片的杂志上,海报是一个小小孩低头蹙眉穿着皇服,他的头颅很大,总让我怀疑头皮里和赵薇演《少林足球》一样,塞上了别的东西,当然在看到电影之后才发觉海报给人的感觉不过是因为摄影师角度的问题。
   但每一张海报都如出一辙的用了黄昏一样的底色,在某些重大问题上,认得感受总是那么相像,也只有在这些问题上,他们才会忘记人要有自己的观点,对于这样一段历史,人说的太多,所以长时间抵制自己不去看这部电影,因为不相信谁能真正的诉说历史,人连自己的故事都不能真正可靠的叙述,那么,对于这样一部个人与故土的历史,谁又能够道明真相,坦诚相告?说故事的人说出的故事很多时候是带了自己内心希望听者关注的焦点,所以,每一部电影、,每一本书,都有作者无意识的侧重,尽管许多人都在发布会上信誓旦旦的告诉观众,自己是多么的可以信任。
所以对于这样一部西方导演讲述的电影,我至今仍不能相信它的全部,而这样一部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每次打开豆瓣页面都是许多的外文名字镶嵌汉字,内心总会略略的苦涩,西方人喜欢中国故事,但他们首先需要的就是一个西方的中国视角,当然不乏有努力为之的,但结果往往很失败,到头来不仅仅是西方人不买你的帐,连中国人都是骂声一片。
 
    电影中,很多次都明显得让我怀疑是导演在努力让人注意的地方,比如,两次挡住溥仪奔向外面的门,尽管一次是紫禁城,一次是东北,但这个男人的表情,始终是最初的样子,两次看到这一点,我总会不自觉得想,就算溥仪跑出去了又如何?他只是需要发泄,发泄孤独的囚禁,发泄被耍弄的自尊,作为“皇帝”的自尊。
    还有,奔跑,无尽的奔跑,幼年时的奔跑,少年时的奔跑,阿嬷被带走时的奔跑,紫禁城偌大的庭院在我看来都不及阿嬷被轿子抬走的那条红墙矗立的逼仄长路,而那条路也正像是宫里的人用数年培养起这个男人高墙一样的尊严,只是,它们在若干年后,竟就如同带走阿嬷的巷子,被活生生的剥离,也许,溥仪并不像电影中诉说的那样有孤独的童年和少年,他只是落寞,因为至亲的人都在离开他,而他只能在冠冕的理由中,以一种自以为是的孤绝在与庞大的现实对抗,他用西方的一切来改变自己能够改变的宫廷,却在一次打球比赛中被请出生活数年的皇宫,高墙之下,他的心境更是一种落寞。
    就像那个千年以前吟唱“春花秋月何时了”的李煜,青年时代是不快乐的皇子,中年时代是不快乐的皇帝,但真的不让他做皇帝了,他又去腻腻歪歪的感怀,我怎么就成了阶下囚了呢?
    但后人却也真的就给他赋予了多少美妙的闲愁,正如人们不会对康熙存在幻想,而会对顺治百般猜度,人们对于无能的帝王往往有着深切的怜悯,甚至在想象中给他们嵇康罗成一样的相貌,给他们玉树临风的气度,给他们李白一样的浪漫,但溥仪却没了这样的机会,不仅仅因为他因为自己的无知成为了一个傀儡,更是因为在他的生命中,通讯事业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祖辈年代所能想象的高度,他的后半生被许多人所知,成为共和国改造人性的良好范本,人们对于他,只剩下了最早之前往事的窥探。
    我从不觉得溥仪是个悲剧,他的一生都在寻找出口,却终于在丢失了所谓皇帝的尊严之后跨越了藩篱,他从未真正的努力,别人给他一条路,他就走下去,等到走不下去了,又有人给他一条路,他再接着走。这是一种怎样现实的无为思想,当然电影中少年溥仪对庄士敦讲述老子的一番话并不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
    
    电影中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婉容和我们的主人公溥仪,而是卢燕版的慈禧,那是一副真正的末日,但就算是末日,还是有人给她进长寿汤,她用一个帝国的长寿换来了自己的长寿,在电影中以介绍宫廷的典型音调留下了册封的口谕,那像岁月的眼睛一样的硕大夜明珠,更像是一颗挂在历史天空中沉默的星辰。
    每一个朝代都要出现这样一个人,像是事先商量好了的,彼此没有约定,陌生轮回,我很喜欢她的声音,在听到卢燕幽幽的对3岁的溥仪说这些的时候,我已然相信,这是那个老掉的女人。

画面构图。

   他从未真正的努力,别人给他一条路,他就走下去,等到走不下去了,又有人给他一条路,他再接着走。
                               ——题记

结构:

  本片的编导从人性角度出发,表现了溥仪如何从一个普通人变为“神”,又从“神”变为人的故事。一系列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件作为溥仪的生活环境得到表现。影片的艺术技巧娴熟,人物的内心的矛盾和孤独、对人情的渴求、对外部世界的向往以及接受改造时的痛苦思想斗争,都得到深入的展示。本片写出了一个真实的、活生生的人。结构上,影片采用的是现实与回忆交叉的手法,保持了扣人心弦的戏剧悬念。与人物心理相合的色调和布景,优美的画面构图给人以审美的享受。影片的成功,是各国创作人员密切合作的结果。本片获得1988年第60届美国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改编剧本奖、最佳服装奖、最佳作曲奖、最佳剪辑奖、最佳音响效果奖、最佳摄影奖和最佳美工奖。我觉得,这部电影最成功的地方,在于导演以全新的视角,在两个多小时中讲述了溥仪的一生。在电影中,溥仪不再是我们一直理解的那个罪人,而是一个无知、本性中还有一丝善良的庸人。历史狂潮将他卷来卷去,他无能为力。

光影结合:

 

婉容,也是本片里人物性格鲜明的一个人,他和溥仪一样,有过梦想,有过自己想追求的东西,他喜欢舞蹈,喜欢自由恋爱,在他被送入洞房发现溥仪不喜欢那种传统的温存方式时,她没有强求,反倒是和溥仪说,我知道你要走,我知道你在床下有行李。溥仪说我是个帝王,我要统治这个国家,我有这个实力来改变一切,甚至是与你完婚的方式。婉容的内心充满了期待,她说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愿意和你走。从始至终婉容都是抱有这种期待的,她相信溥仪,相信他所做的,相信他说的改变一切,所以在一小时十三分的时候,溥仪想率先改革改变自己剪掉象征传统封建的长辫子时,所有人都很诧异,都是持反对的态度,只有婉容,脸上是笑着的,是赞许的,他拿着溥仪的长辫子和溥仪相视而笑。婉容其实在溥仪的心中已经是一个好朋友,是一个知道自己内心世界的人,她们有共同的语言。但是当溥仪狼狈的在东北称帝的时候,别人恭喜她又当上了皇后,在舞会上她看着这些喧嚣,这些光鲜,她的内心充满了恐慌与绝望,她知道这个帝王是不存在了,虽然皇帝的位置又回到了溥仪的身上,她还是皇后,可是时局都已经彻底改变。她吃掉百合花,留下眼泪,在众人的面前给溥仪失了颜面。这个时候她不明白溥仪为何不喜欢她了,为何不再与她做爱。溥仪内心还存在渴望,他认为是鸦片使中国失去了力量,他不喜欢这样的东西来染指自己身边的人。

溥仪的后半生,不可避免的提及那个年代。油头粉面、大腹便便的管教干部,疯狂的忠字舞,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这些东西在我们的电影中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因此看到此处,心中仍不免惴惴。

 

溥仪这个人,很难简单地用好坏来定论。他自小便是皇帝,自以为拥有一切。但是民国政府和日本人用洋枪大炮向他示威。在五千年历史上,他是个罕见的“三起三落”皇帝,曾经三次称帝:满清的末代皇帝,张勋复辟时称帝,“满洲国”称帝;又三次投降:向民国投降,向日本人投降,又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投降。总体来说,溥仪可看作是一个没什么能量,也没有个准确想法的人,或者说就是一个庸人,有点无知。不错,他也曾想做一番大事,例如投靠日本,以雪孙殿英盗挖祖坟之仇,但是他自身没有能力,那些接近他的人,只是想利用他。他渴望自由,渴望自己掌控人生 ,或者是操纵国家,可是他的身份没有带给他自由与光明,他的时代没有让他有机会操纵国家。所以在这部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作为一个末代皇帝的悲哀,导演将他表现得很真实。

影片大部分都是运用了插叙的手法来叙述,通过成人的溥仪叙说自己的人生,中间穿插着他的一生,从小时候坐上皇位到失去自由成为一个傀儡皇帝再到被赶出皇宫再到之后的人生。导演用这样的结构能够使我们更加清晰明了的了解溥仪的一生,也使影片更加耐看。影片的开始是由比较现代的情节然后插大慈禧驾崩将皇位传给溥仪还有溥仪登记时的情节。后面就是审讯溥仪时溥仪的回忆与审讯时的情景想交叉聊表现,是情节更深刻,也使人了解溥仪是怎样从一个小孩子慢慢的长成了人生不受自己控制的帝王,他后来是为何让出了自己的帝位退出紫禁城,又如何在别的地方登第建立了傀儡政权。他想改变这个国家的心慢慢由炽热变得冰凉。

影片的画面构图也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地方,我们可以从很多细节的地方看到人物的内心情况,人物的地位,以及人物的现实情况。例如:在影片的一小时二十一时,溥仪剪掉自己的长发,想要改革制度,想要遣散宫里的太监,太监们举着自己的性器官表示不想离开,这个时候溥仪站在高高的宫墙之上,眼里的神色很坚定,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时候的溥仪对待未来仍是心存期待的,他觉得自己这个帝王掌控着国家,可以改变制度,带领清朝走向繁荣的高峰,他的明黄黄袍在宫墙上那么显眼,他的身影站在宫墙上让人感觉是那么的高高在上。第二个例子:在影片的一小时十分钟,溥仪完全没有了帝王的尊严,大声读着自己的囚犯号进入审讯室,审讯人问他的名字并要他写下来,他犹豫了一会,拿着半截粉笔不知道要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哪里,把这个充满历史感和曾经高高在上的名字怎样写下来,后来他弯下腰,在地上大大的写下自己的名字溥仪。到这般田地,他已经知道,爱新觉罗氏溥仪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清朝这个王朝已经灭亡了,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不再是爱新觉罗氏,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叫做溥仪。又如第三个例子:在影片的一小时二十四分时,溥仪本来是和自己的两个妃子在空地上打着网球,阳光明媚,美人在身侧,白衣翩翩,好像是很美好的画面,其实我们仔细看就知道这个时候的格局已经发生变化,溥仪他们这一群宫里的人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人群,他们已经没有所谓的权利,自古都是黄权至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坐得比皇帝高,看得比皇帝远,因为这样就是蔑视皇权,没事一个帝王的尊严,可是我们在画面里可以看到,一个外国人,就是网球裁判,可以盯着遮阳伞高高在上的在椅子上坐着,坐在整个大殿门的正中间,有人端茶送水。在这里,溥仪不再是俯视苍生的帝王,他看裁判都需要仰视。在政府的士兵来驱逐他们的时候,他没有反抗的权利,他不能去和自己的妃子再指使其他人来为他们服务,裁判在高高的座位上俯视着他,他只有苍白的无力感。在这里,暗示着溥仪帝王生活的彻底低谷。他甚至觉得自己从小到大一直想离开的地方现在却充满了留恋,他不知道何去何从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问英国人,他求救,他现在只能依靠外国的力量来勉强维护自身的周全。在走出紫禁城的那一刹那,他沉默了,脸上浮现了变幻的神情,身后的宫墙上士兵升起国民党旗,高呼着国民党万岁,他看到了外面的世界,看到了人群,看到了骆驼,看到了他渴望很久的“自由”,同时也看到了紫禁城向他关上的大门。

云顶娱乐,世界那么小,小到我们就像生活在巨大的玻璃缸里,透明的世界,我们彼此遇见。世界那么大,大得有些地方,我们一辈子也无法到达。我们抬头仰望天空,时间向后退去,白云向前飞去。历史是很玄妙的东西,我们在门内,时间在门外流过,不留任何痕迹。我们一直在向门外张望,希望能看到永恒,结果,什么都无法预知。我们只是在盲目的行走,无法主宰什么。 紫禁城那么小,小到永远是斑驳的朱红的墙,辉煌的金銮殿,蓝的天,白云略天而去。紫禁城那么大,大得推开一扇门,还有一扇门。这个地方,困住了溥仪一生的美丽,誓言,梦想,信仰。 昏暗模糊的佛堂里几缕清晨的阳光从朱红窗棂里射进来。两边是斑驳退色的罗汉们,张牙舞爪的严肃。伟大文明夕照的美丽余晖,在一个三岁孩子的手中点点消失。“你那么小,你怕我吗?这里的每个人都怕我。我是至高无上的慈溪太后。我已经在这里住了很久很久了。唯一能住在这里的是皇帝。他已经驱龙而去了。他今天死了。小溥仪,我将封你为万年皇帝。”而后她死了,在朝晖中,天亮了。溥仪笑了,跌跌撞撞地走出屋子。万年皇帝,一个牢笼,罩住他地一生。从一眼天真的孩子,到沧桑而冷漠的眼光。
  万年皇帝,给了他什么,只是在他母亲死的那天,十三岁的溥仪平静的说“我母亲今天死了吧”。然后他推着自行车走遍皇宫的每一个门,朱红庞大的门。门外是匆忙的市集,褴褛的乞丐,玩耍的孩子。他想出去,门却在恭敬的侍卫手上怦然关闭。门外有他的母亲,他的模糊的短暂童年,有他遥远而又触手可及的世界。他绝望,叫着:“open the door”。第二次喊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三十年后了,另一个牢笼关住了他,那就是满洲国,在世人的唾骂声中,他做了日本人的傀儡皇帝。当染上毒瘾的婉容在黯然被日本人送出总督府的时候,雪地上,溥仪一路狂奔,那是不是他一生所爱的女人,已经不重要,只是,那是一辈子爱他的人,唯一的,仅有的,所有的。同样朱红伟岸的门,应声合上。“open the door”溥仪喃喃着。
   从紫禁城到天津,再到满洲国,再到监狱。溥仪的一生,被历史牵绊着的,就是这个万年皇帝。历史的背后,是我们碌碌的背影。我们坚信着我们在创造着历史,其实,我们一直在沿着历史给予我们的轨迹向前走着,无法抵抗。我们总以为我们看清了历史,其实,我们只是在门内无助得向外张望。身在历史中,我们无法知晓什么。溥仪投靠日本人,是因为国民党背信弃义地掘了满洲的皇陵,慈溪的尸体被撕成几块,脖子上的项链做了宋美龄的结婚礼物。而他的决定背后,是日军哈尔滨的细菌试验厂。这是他所不知道的。在监狱中的溥仪,看着记录片,惊愕的缓缓站起。溥仪在满洲,也是坚决的回绝过日本人的无理要求,他在国会上愤怒的说,满洲国和日本一样是平等的,只是没人听他,这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所以,我们知道的,永远只是事实,而不是真相。

  人物塑造,结构,光影结合,画面构图 我认为都是本片的亮点和成功点

导演对于光影的运用,已经趋于化境。影片几乎全部采用自然光,大量运用广角拍摄。导演在开始就用幕布把拍摄现场扯起来,获得了一种暗沉压抑的光线,来表现慈禧驾崩时溥仪登第这段历史的沉重,一个单纯的小孩子就这样被推上了历史的舞台,注定一生不受自己掌控。贝托鲁奇说:“在紫禁城,溥仪从未获得过阳光的直照,他总是处在阴影中。在这段生活中,他在思想上始终同外界隔绝的,稍后,当他从老师庄斯敦那儿学到的东西愈多,我们就愈来愈多地感到阳光照着他了。光与影的博斗也就逐渐展开了,就像意识和无意识在你身上展开了搏斗一样。在满洲国那部分故事中,当他被日本人充当傀儡皇帝,而他自己也梦想着重返自己的帝国时,阴影几乎又笼罩了整个画面,就像又回到了他童年时代一样,后来,在监狱中,他回想自己的一生。愈是他懂得许多事情时,光和影也愈来愈趋向平衡,他应该在光和影完美无缺的平衡中,在平稳的色调中了结你的一生。我只希望能够实现这一设想。”在这里,光象征着开放、欢乐,而影象征着封闭、忧郁。影片的52分钟,溥仪的外国教书先生给了他一辆自行车,告诉他 ,要抬起头,向前看,那些在宫廷里的小孩子把戏没有未来。溥仪骑着这辆单车在厚重的皇城里,大臣告诉他他的生母死了,他说他要见他和皇帝,他骑着单车从暗红的宫墙这边到了那边,好像那一条路都是一样,都是压抑的暗红色,都是没有尽头的皇城。他骑着单车擦着眼泪,想念自己许久未曾见到的生母,或许这一刻他想到了自己的孤独,想到了自己的在这个皇城里的能力是多么卑微,他停下车在大门口张望,外面的世界是喧闹的,生气的,他好像一个懵懂的孩子充满欣喜的眼神看着外面。想着自己就可以出去。守城门的兵士开始很懒散,看见他来了都慌张的站成纵队,向他行李,当发现他有出去的念头的时候,守门的总管急忙要兵士关山了城门,“快关门”暗红的城门就在他的面前合上,外面的世界又彻底和他断了联系不管他如何呼喊,如何说“open the door”都没有人回去回应他,我们在画面里可以看到,阳光随着宫门的关闭也从溥仪的脸上慢慢的失去了,他的脸上又重新被黑暗覆盖,从这里光影的变化我们可以了解:溥仪,他没有自由,没有亲情,没有真正的权利,这一刻,我们明白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傀儡。他看似是一个帝王,看似握有掌握中国,改变中国的权利,其实都是表面。从这次事件中,他也了解到,自己不可能改变中国,自己有这个心,也没有实现的可能,他只是活在宫闱里一个没有权利的帝王,他什么都做不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耍小孩子脾气把自己喜欢的宠物摔死在厚重的城门上。他心里夜袭想,自己没有自由,没有能够追求到的东西,那留着他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死去。

                              ————《末代皇帝》

 人物塑造: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影片的成功云顶娱乐,所以对于这样一部西方导

TAG标签: 云顶娱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